天山網訊(記者何龍攝影報道) 6月10日,22歲的新疆昌吉小伙馬少俊從重慶西南大學畢業後,單槍匹馬歷時整整48天,騎著單車從學校回家鄉,以這種方式紀念自己學生時代的結束。朋友們在亞心廣場為他準備了迎接儀式,歡迎他回家。昌吉新聞網記者何龍攝
  出重慶,翻秦嶺,到西安,進甘肅,迂迴走青含環青海湖一圈,穿青含到敦煌,沿絲綢之路回到昌吉,行程4431公里。22歲的新疆小伙馬少俊從重慶西南大學畢業後,單槍匹馬歷時整整48天,騎著單車從學校回家鄉,以這種特殊的方式紀念自己學生時代的結束。
  萬里騎行的初衷
  說起萬里騎行的初衷,馬少俊說自己並不是資深驢友,也就是中學時代上下學騎車,最多在昌吉周邊轉轉,有這個念頭是論文答辯後,要回家時才有了騎行的念頭。人們都說90後年輕人不能吃苦,他想用這種方式來證明自己,同時也用這種瘋狂的行為來紀念大學生涯的結束。
  “再不瘋狂,我們就老了!”馬少俊樂著說道。
  有了打算後,他開始在網上購買裝備,設計路線,花了四千多元購買自行車、帳篷、睡袋、修車工具,並初步學習了一下修車技術。4月22日,僅做了簡單準備的馬少俊就開始了這趟說走就走的旅行。
  騎行近4500公里
  吃了不少苦頭
  一個人騎行近4500公里,翻了大巴山和秦嶺,上了高原湖泊草原,茫茫戈壁,無人的沙漠,他甚至都沒有詳細地行走計劃,一般是到一個地方再計劃後幾天的路線,這讓他也吃了不少苦頭,現在回想起來連他自己也都後怕,可是信念支撐著他一直走了下去。
  在山裡面對千瘡百孔的扭曲路面,一片漆黑,塵土風揚,滿嘴巴都是泥巴了,拖著一條一彎就疼的腿,連推帶爬的體會著走不到頭的恐懼,絕望,整整徒步爬坡走了近10公里,腿部掛彩了,每騎一下就劇痛。“要是有熟人安維我絕對哭鼻子。”馬少俊這麼說道。
  馬少俊以為進入五月天氣應該很暖和,沒有準備厚衣服,就一件衝鋒衣還去掉了裡面的抓絨,沒想到在上青海湖的時候,一天內先經歷了小雨,而後小雪,後來竟然變成冰雹,當再看到太陽時,渾身濕透的他才知道什麼是一日如四季了。
  馬少俊說,他每天都是早上7時起床,吃過早飯就開始騎行,一直到下午五六點尋找住宿地點休息,每天都騎行10個小時左右,一般都是走120多公里左右,星星峽到哈密是一路緩下坡,又加上進了新疆心情大好,一天騎行了205公里。
  微信空間全是
  騎行見聞和感受
  打開馬少俊的微信空間,裡面全是他的騎行見聞和感受。
  5月26日,路過加油站的新疆司機師傅,聽說外頭是個新疆小伙子搭帳篷,就買了兩大瓶水送過來。
  5月20日,在青海湖邊,路過的藏民和小孩也為我喊加油,中途前胎被扎破了,周圍的藏民過來一起幫忙修。
  5月8日,在華亭縣城找到自行車店,老闆二話不說就給修車,得知爆胎了,又送了兩條內胎,兩套防曬袖套,各種補胎工具,一面之緣的情意,無私的幫助。
  4月27日,在漁渡鎮遇到兩位新疆退伍老兵,都在昌吉獃過好多年,打聽出我的出處,硬拉著我,請吃了一頓大餐。給我一個人點了兩菜一湯,外加四個蛋,走時又硬塞了300元錢,說是買水喝,真的不知道說什麼了,感謝!感謝!
  ……
  一路宣傳家鄉
  回家的感覺真好
  “一路騎行,有旅館的就投宿,也有茫茫戈壁和山嶺,沒法投宿的地方就像電影無人區里一樣,找個加油站服務區或有人的地方,搭帳篷宿營,但這一路走來,好人真的很多,我時時被這些好人感動著,真是豐富了我的人生。”馬少俊說。
  在路上,每當別人問他是哪裡人、要到哪裡去的時候,他都會驕傲地說:“我是新疆人,大學畢業了,回家!”他這一路上還充當起家鄉宣傳員的角色,向不熟悉新疆的人介紹新疆的美景、美食,新疆人的熱情好客。
  1000米、100米、10米……當看到熟悉的飛馬標誌時,馬少俊才達到了千里騎行最快樂的狀態。“騎行了48天,走了近4500公里,最快樂的時候還是回家的時候,回家的感覺真好。”馬少俊興奮地說。
  得知馬少俊已經從烏市出發,親人朋友們就開始了伴跑,從三坪農場碰頭開車一路隨行,這20多公里路是馬少俊感覺最輕鬆的,在亞心廣場,朋友們早就準備好了迎接儀式,歡迎他回家。
  “選擇是一種生活,並且有勇氣堅持下去,我熱愛生命,所以我必須走出去。”這是4月21日出發前馬少俊在微信里對自己說的話。
  “每一天我都有想放棄的念頭,可是都被我一次次勸了回去,最終我成功了。”6月10日,馬少飛俊到達終點後這樣說道。  (原標題:新疆昌吉“90後”大學生萬里單騎回家鄉)
創作者介紹

太陽眼鏡

uz79uzup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